风暴中的催收帝国5年坐拥446亿元催收额

湖南永雄:一个中国本土的催收帝国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赵一苇

图为山西雪景照。王昕莹 摄

山西省人降办抓住有利时机组织太原、临汾、大同的3架飞机在全省实施飞机人工增雪作业3架次,在飞机空中增雪作业的间隙,各市开展47次地面增雪作业,增雪效果显著。

久未赏雪的山西民众,难以抑制兴奋的心情,纷纷上街感受初雪的氛围。高瑞峰 摄

从1969年在部队当上电影放映员到现在,70岁的吴正梅已经在岗位上坚守了50年。如今,他服务周边22个村,每年放映500多场电影,平均每天要放映1~2场,一年中有200多个夜晚都在外忙碌。

10月23日,美国证监会(SEC)正式披露湖南永雄集团递交的招股书文件。

15岁,第一次看了一场露天电影《狼牙山五壮士》,他从此又有了当放映员的梦想。

1984年,苏澳镇第一家也是惟一一家室内电影院开业。电影院建在另一个村,吴正梅索性一个人搬到了影院,一心扑在电影放映上。

湖南永雄集团的总部设在长沙市岳麓区芯城科技园内,这一幢低调的深灰色办公楼的外立面上没有任何显著的标志,仅在大楼门口挂着几块牌匾。周边的商户大多不清楚这家公司是做什么业务的,印象仅限于“好像是搞金融相关的”“员工都是小年轻”。

次年3月,裕邦律所正式更名为湖南永雄律师事务所,成为永雄集团旗下协议控制的律所。

“当前糟糕的催收行业局面中,永雄上市的消息是一针强心剂。”多位催收行业公司高管均向《中国新闻周刊》感慨,如果永雄成功上市,国内催收公司日子或许也会好过一点,或许也能推动行业的合规发展。

2002年,从湘潭大学法学院毕业两年的谭曼参加并通过首届司法考试,随后进入广东天伦律师事务所佛山分所,从事欠款催收法律服务工作。当时,谭曼成了国内第一批从事个贷清收法律服务的律师之一。

同年7月,谭曼进入长沙,与当地多家人保公司建立合作关系。其间,谭曼将原佛山市天曼公司业务及员工整体转移到长沙。

“让世界没有挽不回的诚信”——这句标语挂在永雄集团一楼前台的背景墙上,吸引着每一个到访与应聘者的目光。

山西普降大雪,对降低森林火险气象等级、改善空气质量、冬小麦安全越冬有利;但降雪给交通运输、公众出行等带来影响,目前,降雪致当地多条高速路实施封闭,太原市多条公交线路进行停运和缩线。

就是从那个时候起,电影这个神奇的世界,就在丁小明心里种下了种子,让他长大以后有勇气走出小镇,走出了平潭,如今成长为一名电影导演,他说,老吴是他的偶像,也是他实现梦想的引路人。

吴正梅说,他自幼就有两个梦想:一是当兵;二是当电影放映员。

“作为老兵,放电影是我的责任”

2005年2月,谭曼成立佛山市天曼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主要从事车贷清收法律服务,并先后与佛山市人保、佛山市建设银行等建立个人不良消费贷款清收法律服务合作关系。

有一次,吴正梅骑摩托出了交通事故,缝了50多针,把家人都吓坏了。但伤愈之后,他继续骑车,只为了把流动放映坚持下去。

一般情况下,不良资产包逾期时间越长,买入价格越低,催收公司的提成也越高。

2018年10月, 湖南永雄集团与张化桥签订一份服务协议,承诺IPO成功后,公司将向张化桥授予股票,锁定期2年。此外,今年1月,谭曼和相关人员转让200万股,引入中平资本及其附属公司,中平资本的董事长正是王开国。

许久未降雨雪的山西,自1月4日夜间起,自南向北出现大范围雨雪天气。高瑞峰 摄

然而,作为回收逾期贷款的关键一环,无论是永雄这样号称“和谐催收”的巨头,还是数百家不知名小催收公司,“暴力催收”始终是其绕不开的“软肋”。

最困难的时候,吴正梅连维持生计都很困难。可这个倔强的老兵没有放弃,他靠写字、卖春联赚钱补贴影院。

本次的招股书也显示,湖南永雄仅通过远程方式(例如电话和短信)或远程收款提供催收服务,而无需进行现场访问或与债务人进行面对面的谈判。其旨在不进行面对面的互动,以避免与债务人潜在的肢体冲突,控制与合规性有关的风险。

在谭曼的主导下,裕邦律所专攻欠款催收业务,短短两年,裕邦律所就占据了湖南个贷催收法律服务80%的市场份额,号称当地“催收之王”。

2006年1月,谭曼成立湖南裕邦律师事务所,开始试水“法律服务公司化”,主营欠款催收法律服务。

2008年,谭曼带领裕邦律所全面进军银行信用卡催收法律服务,合作客户有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国农业银行、招商银行、交通银行、光大银行、平安银行等数十家银行,此外,还与一部分非银行金融机构达成了合作伙伴的关系。

“村民都提前一两个小时就搬了椅子放在沙滩上,抢好位置,就盼着您来。您那时很年轻,三十来岁吧,走起路来腰板儿挺得笔直,所有人都喜欢您、欢迎您,我们这些小孩子都特崇拜您。”

现实版《天堂电影院》

他说,“在部队,我对放映员的感受更多是荣耀感。但后来这个职业的光环完全消失了,我慢慢体会到了责任感。作为老兵,曾经的军人,我觉得自己应该担负起纽带的责任。”

2019年11月22日,催收巨头湖南永雄集团向美国证监会提交撤回IPO招股说明书的申请。此前,湖南永雄谋求上市已遭受两次受挫。

还因为能写一手好字,各方面素质过硬,他又被选拔成为了部队的电影放映员。

19岁,吴正梅参军到部队。因为能写会算,他从机枪连重机枪班,调到了炊事班,负责采购、记账。

此后,应对其他不良资产的地方资产管理公司陆续成立,应对小额不良欠款的民间信贷催收企业也开始涌现,并被准许列入商事登记。小额不良欠款管理行业应运而生。

当天晚上,一位业内好友接到了湖南永雄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谭曼的电话。“正值风口浪尖的时刻,他当然会有所担心。”这位好友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但他也明白,箭已上弦,不得不发。”

本文来源丨央视国防军事频道《老兵你好》

律所出身的“催收巨鳄”

退伍回乡,他搬进了电影院

此次招股书披露的业绩显示,湖南永雄的2019年上半年营收超5.15亿元(7500万美元),为中国前十大商业银行中的七家提供服务。根据艾瑞咨询的研究报告,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应收账款总值和聘用的催收人员人数及2019上半年的佣金总额,湖南永雄已是中国最大的拖欠信用卡应收账款催收服务提供商。

彼时,谭曼赶上了国内催收行业发展的第一波浪潮。

在永雄集团成立初期,由谭曼妻子周小芳与其他个人股东出资持股。2015年,谭曼收购其他股东的股权,成为永雄集团的绝对控制人。

1995年,20岁的谭曼以新化一中文科状元的高考成绩,入读湘潭大学国际经济贸易专业,后又在大一结束时申请留级,转读了法律专业。

此次,在招股书被披露一个月时间里,湖南永雄集团遭受了各种质疑之声。而催收业务也再次成为监管与舆论的风暴中心。这对正在美国冲刺IPO的永雄集团来说,无疑是一个坏消息。

对于11月22日湖南永雄再次撤回IPO文件的消息,一位熟悉永雄集团的企业高管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此时放弃,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国内上市无望,湖南永雄开始将目光转向纳斯达克,并在2018年向美国证监会(SEC)秘密提交上市申请(DRS文件)。在之后一年时间里,这家拟募资2亿美元的公司曾先后三次修改申报文件。

上世纪70年代,大多数乡亲很少有机会能走出平潭岛。吴正梅相信,银幕就像个窗口,可以把外面的世界带到村民眼前。

两年后,国内相继设立华融、长城、东方和信达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分别接收来自工、农、中、建4大国有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

该任务本身被称为Starlink-2,将是Starlink系列发射中的第三次,该公司计划将60颗SpaceX的微型通信卫星送入地球轨道。这是SpaceX第二次一次性发射60颗卫星。

有一次,吴正梅有事请假,一位老婆婆来到这里等他放电影。村长说,老婆婆等了几个小时才走。吴正梅知道后很难受,但后来再也没见过她。他下定决心:“哪怕只剩下一个人说:老吴,来放场电影吧?我也愿意继续当个放映员。”

接到调令,20岁的炊事员吴正梅背着一口铁锅进了电影组。当上放映员那天,吴正梅激动得一夜没睡着,“这是我一辈子最幸福、最难忘的一段经历。”

2003年,一场台风摧毁了电影院,但吴正梅还是舍不得离开。

记者从山西省气象台获悉,1月4日20时至6日08时过程降水量,山西省介于0.2至23.5毫米,其中,阳城和晋城市区达20毫米以上;6日08时积雪深度除临运盆地外,山西各地积雪深度在1至16厘米之间。

1月5日,山西发布暴雪橙色预警,当天,山西省33个县市日降水量超1月日最大降水量历史极值。对此,山西省气象局启动暴雪三级应急响应,有关处室和单位等立即进入三级应急响应状态,加密观测、会商。

两年后,谭曼加入广东信孚律师事务所,以律所金融业务部负责人的身份为客户处理资金信誉管理、财产安全保护等法律问题。

自此以后,永雄集团凭借谭曼十多年间积累的催收行业经验与客户资源,在短短五年间迅速成长为国内催收行业的巨头公司。

老吴的故事,也是现实版《天堂电影院》。在这部国外电影中,一个老放映员守着一个老电影院,虽然后来电影院毁了,但有个小孩却因为有电影梦而走了出去,成为电影导演。

6日当天,山西继续发布道路结冰黄色预警的同时,发布大雾黄色预警。中央气象台1月6日10时发布暴雪黄色预警,预计1月6日14时至7日14时,黑龙江西南部、陕西南部、湖北西北部、河南中北部、山西南部、河北南部、山东中西部以及西藏西南部等地有大雪,其中秦岭山区、河南北部、山西南部、山东中部和西南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暴雪(10至18毫米);上述地区新增积雪深度一般有4至8厘米,局地12厘米以上。(完)

回忆电影院最热闹的那两年,很多片子一票难求,连过道都站满了人。

有业内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湖南永雄登陆新三板未果的原因在于,其保荐人湘财证券接连受罚,同时,催收行业在国内尚不是被监管认可的合法行业,合法性存在争议,监管环境也在持续收紧。

由于兄弟过世,父母年迈多病,入伍四年后,吴正梅退伍返乡,成为一名乡村放映员。

自己倒贴钱,也要继续坚守

但此时,国内“暴力催收”引发的恶劣影响仍在发酵。此时赴美上市的湖南永雄,无疑被推上了舆论的质疑高点。

老吴说,平潭是个孤岛,苏澳镇更是个边远小镇。过去几乎没什么人走出去的。人们没什么娱乐方式,看电影就是很高兴的事了。后来年轻人都出去了,镇上几乎全是老人,他们很孤独,需要一些文化娱乐生活。

早在2015年,湖南永雄就在筹备登陆新三板,后无疾而终。

按照谭曼对湖南永雄员工制定的管理文化,要求催收过程做到“法言法语、轻言细语”,以“和谐催收”为结果等。

其中,王开国曾担任海通证券董事长,曾被誉为中国证券界“南北两王”之一;另一位重要人物张化桥,曾担任多年瑞银中国区副总经理,目前是港股上市公司中国支付通的非执行董事兼董事会主席,同时还兼任包括复兴国际、龙光地产、众安集团等6家港股公司的独立董事。

听起来不错,但并非所有人都对其表示认可,而且认为该项目将对太空观测产生潜在影响,许多天文学家都对其提出了严厉批评。SpaceX承诺与天文学家合作,以寻找减轻其影响的方法。

吴正梅说:“虽然复员回家了,但是以另一种方式继续完成部队交给的任务。”

这家成立仅五年的催收巨头,带有创始人谭曼浓重的个人底色。

但好景不长,走进影院的观众越来越少,和吴正梅一样的乡村放映员也因为逐渐转行而越来越少。

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时代,不同的人,不同的电影院,却发生着相似的故事。

早在湖南永雄成立伊始,谭曼就明确公司的服务方针:对善意债务人晓之以法,通过“非诉”途径促使其主动履行义务;对恶意债务人诉之以法,用法律的力量维护债权人的合法权益;对确实没有偿还能力的债务人,就持续跟进管理好他们,敦促其及时还款。

就在谭曼转专业就读一年后,催收行业开始在中国兴起。

值得一提的是,现在湖南永雄集团的高管中,还加入了两位金融界资深大佬——担任执行副董事长兼董事的张化桥和担任董事的王开国。

今年44岁的谭曼,湖南省新化县人。在成立永雄集团之前,谭曼已经和贷款催收相关行业打了12年交道。

发于2019.12.23总第929期《中国新闻周刊》

久未赏雪的山西民众,难以抑制兴奋的心情,纷纷上街感受初雪的氛围。雪花飞舞的太原街头,市民们全副武装外出赏雪景,雪地上的小朋友们玩着雪球、堆着雪人,年轻的情侣们也不忘雪中浪漫,微信朋友圈更是被雪景照刷屏。“一睁眼发现屋外白茫茫一片,就赶忙外出拍照,错过留念就遗憾了。”一位市民说。

70后电影导演丁小明就是平潭县澳前镇人,他还清楚记得1982年,他7岁时,第一次看见吴正梅,第一次看到露天电影。

如今,湖南永雄仍然由谭曼绝对控股。招股书显示,谭曼共计持有永雄集团82%的股权,其妻子周小芳持股3%,周小芳的兄弟周雄通过合伙企业持有15%股权。

SpaceX的Starlink项目的宏伟计划包括每年进行数十次发射,并将数千颗微型卫星送入地球轨道。正确定位后的卫星将提供通信网络和高速数据访问权,以访问当前缺少该网络的部分地区。要实现这一切,将花费SpaceX数十亿美元,但最终的回报可能是巨大的。

通常情况下,银行等金融机构将逾期30天以上的不良贷款打包卖给不良资产管理公司,再由不良资产管理公司分批打包卖给合作的催收公司进行催收,也有中小商业银行直接外包委托给催收公司作业。

由谭曼一手创立的湖南永雄资产管理集团(下称“湖南永雄”)以信用卡逾期款催收为主营业务,合作客户主要为商业银行及消费金融公司。实际业务就是催收逾期贷款。成立仅5年时间,湖南永雄已拥446亿元在催逾期贷款,集团旗下员工超万名,号称“中国最大的拖欠信用卡应收账款催收服务提供商”。

苏澳是革命老区,从小就听大人们讲打日本鬼子的故事,他因此有了参军梦。“我们那儿很多人参军,觉得当兵很有荣耀感。”

即使对于坐上行业龙头宝座的湖南永雄来说,催收行业存在的管理混乱和监管风险,仍然是扼住其命运的痛点。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银行等金融机构的不良债权和不良资产数量迅速积累。

2014年4月,谭曼注册成立湖南永雄资产管理集团,营业范围为资产管理、金融服务外包、软件开发及服务等,并与裕邦律所达成战略合作关系,以永雄公司为主体开展不良资产管理业务。

虽然现在有了电视和网络,但当地农村许多老人听不懂普通话,老吴一边放电影,一边还要担当闽南话“同声传译”。老人们想看电影,还是离不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