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空特斯拉失策美国亿万富翁变百万富翁马斯克这话太扎心

对于特斯拉来说,被机构做空已经是一件司空见惯的事了。

作为在美国被做空最多的股票之一,三天两头地被做空,俨然成了特斯拉的“标配”。

美国的明星基金经理、绿光资本创始人大卫·埃因霍恩(David Einhorn)就因为长期做空特斯拉,从而令其损失惨重,由于埃因霍恩坚信特斯拉必败,拒绝改变看空的态度,一些市场人士甚至担心,这位明星基金经理可能会从亿万富翁变成了百万富翁。

首先,民粹主义思潮不会得到根本遏制。这主要是因为,引发民粹主义思潮泛滥的内部和外部因素都不能在短期内得到有效缓解。这一轮民粹主义思潮泛滥,在欧洲工业化国家表现为普通民众反对精英政治,反对外来移民,其深层原因是在经济危机大背景下贫富差距拉大,人民的相对被剥夺感增强,传统政党找不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外来移民或难民则成为“替罪羊”和攻击的对象。

民粹主义力量在欧洲一些国家的表现也很抢眼,力量进一步增强。在德国,10月27日图林根州地方选举中,德国选择党成为该州议会第二大党,这一极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因此在德国东部五个州中均成为州议会中的第二大党。该党在德累斯顿的支持率从2014年的17.8%上升到2019年的27.5%。在西班牙大选中,成立不足6年的极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呼声党的议席数由24个增加到52个。在波兰,执政党法律与正义党获得43.5%的选票和众议院400个议席中的235个,比上一届有所上升。除民粹主义政党之外,各种民粹主义运动的发展也值得关注。2019年10月下旬,德累斯顿市议会被迫发出通告,宣布该市进入“新纳粹紧急状态”,原因是2015年兴起的佩吉达运动日益猖獗的活动;法国的“黄马甲”运动在2019年仍然持续。

值得注意的是,因为做空特斯拉以及其他方面的失误,绿光资本在2018年度亏损就超过了34%。根据监管文件显示,2018年初的绿光资本管理着63亿美元资产,到了2019年初,绿光资本管理资产规模就只剩下不到50亿美元,而在五年前,绿光资本管理的规模高达120亿美元。

因做空特斯拉损失惨重

最后,欧洲民粹主义的进一步发展将遇到更大的阻力。这种阻力主要来自主流政党的围堵、自身的变化和普通民众的反对。欧洲民粹主义思潮由于其反民主和排外等极端理念始终受到主流意识形态的围堵,主流政党一旦意识到其危险,就会全力应对,法国民粹主义政党国民阵线就是很好的例子。国民阵线的候选人在多次法国大选中进入第二轮投票,但往往在进入第二轮投票的时候就会遭到主流政党的联合围堵而不能取胜。就其自身因素来看,民粹主义政党善于发现问题,炒作问题,但不善于解决问题。传统政党解决不了的问题,它同样也解决不了,从而导致其吸引力的下降。例如,在波兰,执政党法律与正义党虽然在众议院获得了多数席位,但在参议院却失去了多数。在意大利,联盟党与五星运动两个民粹主义政党组成的政府在运行14个月后于2019年8月瓦解。五星运动与民主党组成的新政府中,萨尔维尼被排除在外,这对联盟党不能不说是一次挫折。而就新政府而言,五星运动与民主党双方政见并不一致,现在只是一个反萨尔维尼同盟,未来的稳定仍成问题。民粹主义号称代表人民,但来自普通民众的反对对民粹主义政党威胁更大。自11月中旬起,意大利兴起了“沙丁鱼运动”,反对萨尔维尼的“排外主义”和“仇恨宣传”。由于这场运动同样来自基层民众,这对民粹主义政党联盟党构成了严重的挑战。民粹主义政党一般靠炒作社会问题批评政府而崛起,但对这些问题的有效解决并不能提供很好的方案,在自己获得执政地位以后,也同样不能解决问题,难免引起民众的失望。新的一年里,反对民粹主义政党的声音将在欧洲继续增强。

金融分析公司S3 Partners的预测分析主管伊霍尔·杜萨尼夫斯基(Ihor Dusaniwsky)在上周五的一份报告中写道,特斯拉股价的飙升让卖空者进入了一个“绝望的冬天”,并补充说,看跌特斯拉的投资者今年到目前为止损失了24.3亿美元。

杜萨尼夫斯基称,尽管按市值计价的亏损不断攀升,挤压了许多信心不足或风险门槛较低的空头仓位,但“仍有大量空头坚守阵地,从容应对2019年的过山车行情”。如果特斯拉股价继续上涨,他预计随着更多投资者达到风险极限,空头回补将持续。

布莱克认为,特斯拉股价还能较当前股价翻一番,市值将超过1400亿美元。

在特斯拉10月底的这波反弹之前,绿光资本今年前三季度的回报率大约为24%,但因为特斯拉在10月底的这波强力上涨,该公司的空头头寸损失较大,埃因霍恩在绿光资本第三季度投资者信中称,尽管特斯拉为绿光资本带来了“显著损失”,是最失败的押注之一,但将继续维持对特斯拉的空头头寸。

值得注意的事,特斯拉这一轮股价的拉升始于今年的10月23日。从10月23日到12月20日,短短两个月时间,特斯拉的股价从10月23日收盘时的254.68美元,猛涨至12月20日收盘时的405.59美元,涨幅超过了59%。

其市值已经高达731亿美元,远远超越传统汽车龙头公司通用汽车,后者的最新市值为532亿美元,在汽车行业,特斯拉的市值仅次于丰田和大众。

然而,最近一段时间,做空特斯拉的投资者们可能正面临一个“最糟糕的时期”,因特斯拉的股票连续猛涨了两个月,其股价突破400美元的历史新高,部分长期做空特斯拉的基金经理,被认为继续坚持的话,将有可能因此从亿万富翁变成百万富翁。

“考虑到特斯拉成功的第三季度给你造成的损失,尤其是你的投资表现在过去几年中一直都在下滑,资产管理总额从150亿美元急剧下降到50亿美元,因此你希望在投资者面前保住面子是可以理解的。”马斯克在信中写道,“我们对你表示同情”。

早在2017年6月,埃因霍恩就直言:“特斯拉是我们眼中的泡沫股票之一。我们认为泡沫股票被错误估值的程度很高很高。其程度之高,足以让我们等待很长一段时间来证明我们的判断。”

从根本上讲,这和西方主导的全球化运作机制有着密切的关系。经济全球化和欧洲一体化让资本赚得钵满盆盈,而普通大众却并没有从中充分受益。相反,资本的跨国流动容易使发达国家的制造业向劳动力成本较低的国家和地区迁移,造成发达国家的产业空心化和就业机会流失。企业的迁移导致税源的流失,致使国家财政收入的下降;而政府通过减税增加企业国际竞争力的做法,在有利于资本的同时,并没有惠及普通百姓,反而导致政府财力的下降。这两种现象都导致国家治理能力受到损害,国家不得不压低社会福利。当前,欧洲经济虽然在缓慢复苏,但经济前景并不是非常乐观,虽然就业率有所上升,但在职贫困率却在增加。从外部因素来讲,民粹主义思潮兴衰还取决于移民和难民问题能否得到有效的解决,这又取决于欧盟周边的安全形势能否得到缓解。自“阿拉伯之春”以来,西亚北非持续动荡,叙利亚国内冲突尚未解决,最近土耳其出兵利比亚、美国空袭伊拉克,表明欧盟周边安全形势短期内不会得到根本性化解,这也意味着欧洲难民和非法移民的趋势依然难以得到有效解决。

截至上周五美股收盘,特斯拉再创收盘新高,报收405.59美元,上涨0.38%,而盘中更是创下每股413美元的历史最高纪录,较6月3日178.97美元的历史低点上涨了将近127%。

展望未来,欧洲民粹主义思潮产生的社会经济条件短期内并不能有效消除,主流政党与民粹主义政党的博弈也将更加激烈,民粹主义将以多种形式在欧洲展现自己的力量和影响。

(作者:王明进,系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教授)

股价飙升严重打击了特斯拉的做空者。

而据外媒报道,知名前华尔街分析师加里·布莱克(Gary Black)上周也表示,特斯拉空头的主要观点是这家公司已占到美国电动车市场75%的份额,随着老牌豪华汽车厂商推出自己的电动车,并以其强大的品牌和经销商网络为后盾时,特斯拉的份额将会迅速下滑。然而实际情况却是梅赛德斯电动车在美国的发布被推迟到2021年,捷豹和奥迪的新电动车销售缓慢。

特斯拉从今年第三季度股价开始飙升,令做空它的绿光资本损失惨重。今年11月,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还在推特上分享了一封信,嘲笑了埃因霍恩看空特斯拉的立场。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券商中国、新浪财经、腾讯科技、腾讯证券

其次,欧洲民粹主义在欧洲层面的联合与互动更加明显。从最近几年的发展趋势来看,民粹主义力量的崛起在欧洲已经不是某个国家的孤立现象,相互之间联合与互动的趋势在不断增强。民粹主义政党之间联合的趋势在增加。民粹主义政党坚持极端排外情绪和民族主义立场,它们之间很少能够展开愉快地合作,但当前却出现了展开国际合作的趋势。例如意大利民粹主义政党联盟党的领导人、时任副总理萨尔维尼早在2019年年初就访问波兰,目的是促进民粹主义政党在欧洲层面上的联合。在欧洲议会选举之前,德国选择党、丹麦人民党和芬兰人党在意大利米兰举行极右翼民粹主义政党集会,而特朗普的前首席战略师、极右翼分子斯蒂芬·班农则把总部设立在布鲁塞尔,目的是促进欧洲各国民粹主义政党之间的合作。因此,预计未来民粹主义政党在欧洲层面加强合作,通过选举获得更多的席位,从而控制欧洲、改变欧洲。

特斯拉此轮的上涨来自于今年10月底的一份财报。10月23日,特斯拉发布了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这份财报成为特斯拉股价的催化剂,一直持续至今。

特斯拉的这份财报超出了市场的预期,因为它“意外地”盈利了。据特斯拉第三季度财报,特斯拉第三季度营业收入总额为63.03亿美元,虽然相比去年同期的68.24亿美元下降了7.63%,但因为成本控制得当,特斯拉今年第三季度净利润达1.43亿美元,年内首次扭亏为盈。

此外,特斯拉还透露,上海工厂已经启动试生产,较原计划提前。意外的盈利和进度超前的中国工厂,使得特斯拉的股价在该财报发布后便开始飙升,10月24日其股价大涨18%,随后两个月内,特斯拉的股票一直处于上升通道中。

在这份报告中,杜萨尼夫斯基还写道,特斯拉被卖空的股票总数为2546万股,略高于1月30日创下的2423万股的三年低点。如果目前的空头回补速度和股价涨势持续,随着特斯拉股价触及450美元,空头股票数量可能会跌破2000万股。

虽然梅赛德斯和奥迪等汽车制造商均推出了自己的电动车,但特斯拉在电池续航能力方面具有优势。这对购车者至关重要。布莱克说道,“当与经销商和非电动车用户攀谈,就会知道消费者当前购买电动车的最大障碍是电池充电。人们希望电动车的行驶里程更长”。

再次,民粹主义同互联网技术相结合,具有网络时代的鲜明特征。从近年民粹主义发展的趋势来看,民粹主义与互联网技术密切结合,动员范围广泛,组织结构呈现扁平化特征。某个民粹主义运动一旦兴起,就很容易传染到欧洲其他国家和地区。例如2015年兴起的反对外来移民和难民的佩吉达运动,很快从德国的德累斯顿蔓延到欧洲其他城市,而法国的黄马甲运动也是同样很快蔓延到欧洲的其他城市。更重要的是,这些运动和传统政治运动不同,往往没有领袖,没有组织,且没有工会和政党背景,被称为社交媒体时代的“三无运动”。当政府试图与其对话时,甚至难以找到合适的谈判代表。而这种群众性的特点更突显了其民粹主义的特质,表达了对精英的不信任,将越来越体现在今后的民粹主义运动中。